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官网首页 > 中国军情 > 图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

图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

文章作者:中国军情 上传时间:2019-11-09

图片 1 奥巴马与卡梅伦

根据最新发布的一份全球各国军费排名统计,美国去年军费支出最多,远远高于排名第二位的中国。在欧洲国家中,英国的军费开支最高。2018年,美国的军费支出是俄罗斯的10倍多。根据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的排行统计,华盛顿去年的军费开支最高,达到6430亿美元(合约5700亿欧元),远远超过排在第二、第三的中国(1682亿美元)、沙特阿拉伯(829亿美元)等新兴军事大国,也远多于俄罗斯,莫斯科去年的军事开支大约为631亿美元。每年出炉的《军事平衡》(Military Balance)还指出,在欧洲北约成员国中,英国国防支出最高,达到561亿美元,排在第二、第三位的分别是法国(534亿美元)和德国(457亿美元)。俄罗斯的“伊斯坎德尔”导弹观察家警告,不要因为俄罗斯军费开支的相对较少而在欧洲缩减军费。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专家海斯柏格(Francois Heisbourg)在慕尼黑安全会议发布这份最新统计时表示:"俄罗斯的投资为其增加了不少军事影响力。"在欧洲情况则有所不同。欧洲远没有达到北约小目标根据这份报告,北约欧洲国家的军事支出比北约长期目标低约一百亿美元。27个欧洲北约成员国必须将国防支出增加大约38%,才能够在2024年达到将各成员国国民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开支的目标。去年欧洲国家距离这个数字还差102亿美元。2014年,北约出台了到2024年将欧洲各成员国GDP的2%投入于国防开支的标准。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北约成员国的军费分摊不均,许多欧洲国家--包括德国,在军事支出上远远低于这个标准,特朗普认为这些国家并没有履行自己的义务。

根据2010年《战略防卫与安全评估报告》出台的预算削减计划,英国的军费一再削减,到2015年时已经降到占GDP比重1.88%,但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2016年,英国军费占GDP比重又重新超过2%。英国军费开支尽管已经“达标”,但是美国仍对这个最重要盟友的军事贡献有诸多不满。英国虽然没有收到特朗普的“催款函”,但是却收到了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讨债信”。马蒂斯在信中可以说“疯狂暗示”,满满两页纸的内容其实只有一个字——钱。马蒂斯表示,非常担心以英国目前的军事能力,是否还能维持一个世界大国的外交能力,毕竟世界这么乱。马蒂斯还暗示,英国的武装力量是其作为全球大国的唯一凭证,并不无尖锐地指出,英国不增加军费开支将危害美英的“特殊关系”——你这么穷我们还怎么做朋友?马蒂斯的这封信是写给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的,语气也有些咄咄逼人,但是预想威廉姆森可能并不会很介意,甚至还会有些窃喜,因为马蒂斯“敲打”英国提升军费开支的论据与其观点非常接近。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称,威廉姆森要求大幅追加国防预算,开口就要多拨款200亿英镑,并对首相特雷莎·梅“逼宫”。

  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进入冲刺阶段,英国上周四突然申请加入亚投行,在美国盟友中激起连锁反应,此举可谓重创美国一直以来在这个问题上阻止盟友靠近中国的努力,也又一次暴露了美英这对跨大西洋亲密盟友的“貌合神离”。昨天和今天,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分别发文,评价近期美英关系异动,有趣的是,《金融时报》拉赫曼的文章题目为“英美对华政策渐行渐远”,而《纽约时报》则称“美英特殊关系受挑战”。两篇文章都提到了英国决定加入亚投行、改善对华关系以及因英国决定削减军费给两国带来的龃龉。拉赫曼还警告,英国日益滑向国际事务的边缘,他还注意到,卡梅伦的一系列政策是在备战大选。

参考消息网7月15日报道特朗普对于盟友“搭顺风车”的行为深恶痛绝,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几乎所有与军事内容相关的国际会议中,催交“份子钱”已经成为了特朗普的“保留曲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特朗普这“复读机”式的抱怨,就是再迟钝的人也早就该明白了。白宫发言人已经“预告”,在即将开幕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还将重申,美国不想再当“世界的存钱罐”。在北约峰会之前,美国已经开始为“讨债”预热——特朗普向多个国家群发“催款函”,挪威、比利时以及德国等盟友都收到了这些“不太友好”的信件。中国有句俗话叫“闷声发大财”,但是有些被斥为占了美国便宜的盟友却不知低调为何物,不小心就成了特朗普的“讨债伟业”中“棒打出头鸟”的典型。图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坦承,英国在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中获益良多,这种“特殊关系”对于英国来说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威廉姆森甚至还为美英军事同盟估了个价——保守计算英国每年可以获益约40亿美元。这种“不合时宜”的评估简直就是向“债主”叫板——往美国“伤口上撒盐”,很难不引起美国的注意。当然就横向比较来看,英国在这些盟友里还算是响应美国要求最快的盟友了。

  金融时报:英美对华政策渐行渐远

《星期日邮报》引述威廉姆森的原话:“成她是我,败她也是我”。英国连续多年的军费削减已经生出诸多弊端,陆军经费削减20%,人数降至数百年来最低点;去年年底6艘45型驱逐舰全部趴窝,一度派不出军舰参加波斯湾的巡航任务,媒体评论称这是英国首次无法履行对军事盟友们做出的重要承诺;据英国《防务现代化计划》报告,英国正考虑削减其购买F-35数量;“挑战者”-2坦克和“勇士”步兵战车升级规模遭压缩,而采购“阿贾克斯”战车的数量也缩水。另外如马蒂斯所说,现在的世界还那么乱,英国需要让自己“更有用”一些。而对于英国来说更为紧迫的是,“脱欧”后的英国能够确保其世界大国地位和外交能力的“王牌”就只剩下武装力量这一张了。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为了增加军费,甚至不惜向首相特雷莎·梅发出赤裸裸的威胁。如此看来威廉姆森此前大肆宣扬英国在美英军事同盟中“大赚特赚”的论调,就颇有点耐人寻味了。因为这种论调正好迎合了特朗普一直以来的观点,向美国提供了向英国施压提升军费的“子弹”。另外英国下议院国防委员会也趁机“火上浇油”了一下,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英国要维系与美国的军事关系并保持在北约的领导角色,需要每年增加100亿美元军费。无论是威廉姆森的“急赤白脸”,还是马蒂斯的“疯狂暗示”,英国政府现在应该明白谈感情真的很伤钱——不付出大量的金钱来“修补”,美英这艘“友谊巨轮”恐怕就有倾覆的危险了。

  作者:吉迪恩•拉赫曼

  英国人听惯了美国人赞颂两国“特别关系”的甜言蜜语,但上周他们听到华盛顿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美国人对英国外交安全政策的方向感到失望,因而抱怨连连。

  第一声抱怨来自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她说欧洲和英国削减国防开支的做法“非常令人担忧”。第二声抱怨是在一次背景情况介绍会上,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提出的,他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此前英国宣布计划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这是打算和美国分道扬镳了。

  这两个事件突显出英美关系中两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其一,英国大幅削减国防支出,导致其作为美国潜在盟友的价值越来越低,对此美国日益感到焦虑。其二是两国在如何看待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美国认为中国有意成为亚太地区的主导者,决心阻止这种局面。英国则希望集中精力与中国搞好贸易投资关系——它似乎安于置身场外,旁观中美权力斗争。

  这些分歧使美国方面越来越萌生出一种想法——就如《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专栏作家安妮•阿普勒鲍姆(Anne Applebaum)本月早些时候所写的——“英国历史上对外交政策的兴趣仿佛已丧失殆尽”。

  的确,在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领导下,英国日益滑向了国际事务的边缘。乌克兰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卡梅伦政府提出,英国一直是欧盟(EU)内的一个重要声音,支持对俄罗斯采取严厉制裁。但令人惊讶的是,最近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明斯克会谈的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根本看不到卡梅伦的身影。

  在利比亚危机中,英国的缺席也同样令人惊讶。2011年,卡梅伦率先提出北约(Nato)应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现在利比亚陷入一片混乱,而英国却显得无动于衷。

  削减军事预算将使英国更难以在中东(或其他任何地方)发挥积极作用。但不同类别国防开支的削减方式也失于严谨。卡梅伦政府似乎决心要花巨资维持大国地位的象征——核武器与航空母舰,同时在能够让英国实际发挥力量的领域进行削减:陆军和空军。与此同时,在英国军事开支即将要低于北约(Nato)设定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时,政府仍承诺要将GDP的0.7%用于发展援助。这种姿态会备受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赞扬,但无疑会遭到五角大楼(Pentagon)的质疑。

  如果英国全球影响力的这种下滑只是与首相的个性有关,那这可以被视为是暂时性的。但事实上,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在起作用。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使人们对外部干涉是否明智以及军事力量的作用产生了很强的戒心。2013年英国下议院投票否决了英国参与空袭叙利亚,就体现了这一点。受挫的卡梅伦对下议院说,这次投票反映了民意,“我理解”——引发这种共鸣的似乎远不止叙利亚危机。

  更广泛来讲,英国已经发生了一种代际变化。当今英国政界要人并非成长在那个英国仍自认为是世界主要大国的时代,因此,他们对英国在全球大事上袖手旁观的形象不会感到愤愤不已。相反,当今日的英国大臣们举目世界时,他们第一关心的是商业——如何吸引外国投资,如何找到新的市场——从政府为外交部设定的优先工作事项中就可看出这一点。

  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引发争论之前,有一个事实就已经很明显了:彼此不同的观点,导致英国和美国对中国投资采取不同的态度。比如说,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电信设备公司华为(Huawei)设置了重重障碍,而英国却对华为盛情相迎。近期访华时,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称赞华为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在英国前途无量”。一位美国安全分析人士讥讽地说:“英国与华为纠缠如此之深,到时候想甩都甩不掉。”

  目前英国政界人士最先考虑的是重建经济、控制政府开支。他们的压力始终来自于增加养老金或医疗服务支出的需要,而非国防支出。卡梅伦会关心华盛顿方面发出的声明,但他要准备参加选举大战——他知道选民们首要关心的是什么。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首页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图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