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官网首页 > 中国军情 > 5月14日占领了2202高地,平均海拔1400米的山岳高峰

5月14日占领了2202高地,平均海拔1400米的山岳高峰

文章作者:中国军情 上传时间:2019-11-12

  3月17日至23日在仰光举行的缅甸第七轮全国停火协议谈判成了各方期待的焦点。《环球时报》记者日前深入了解这场战事交战双方的武器装备与战术战法,深感缅北和谈的紧迫与必要性。

  从11月19日缅甸政府军炮击克钦军校,造成多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受训学员23死16重伤起,紧邻云南的缅北大地枪炮声不绝。12月28日下午,克钦独立军在帕敢与缅甸政府军发生激战。截至28日,缅甸政府军与“民地武”之间不同规模的战事仍在进行。在这场重新燃起的战火中,5年前被缅甸政府军击溃逃散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奇迹般地东山再起,多次与政府军交火,打死打伤包括营级指挥官在内的数百缅军官兵,压迫驻扎在果敢地区甚至萨尔温江以西勐波地区的政府军。缅北战事是否会迅速升级?重燃的战火会对刚拉开序幕的缅甸民主选举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缅北有巨大投资利益的中国是否会被波及?中缅长达2185公里的边界将面临什么样的压力?从国际视野消失5年的缅北传奇人物、有“果敢王”之称的彭家声等缅北“民地武”要员,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逐一解读缅北烽火引发的上述焦点问题。这也是彭家声5年来首度接受媒体采访。

本文译自缅甸民主发展进步力量秘书处2015年5月17日内参。

  同盟军没什么重武器

  彭家声:我们又见面了

  1. 果敢同盟军控制的2202战略要地

  在果敢拱掌地区,平均海拔1400米的山岳高峰是果敢同盟军211旅的主战场。与之对抗的是从果敢老街源源不断前来的缅军作战部队和从腊戍起飞的战斗机及武装直升机。

  12月22日,缅北某地,一幢被椰子、荔枝、菠萝蜜、枇杷树环绕着的普通民宅,“果敢王”彭家声中气十足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5年前在枪炮声中跟你聊了40分钟电话,5年后咱们又在枪炮声中见面了。”

在2015年3-4月清水河和老街东面的东山头的战争后,4月19日开始,缅军进攻果敢同盟军控制的2202战略要地。第一次战事中,4营营长及一些士兵阵亡。4月23日,缅军33师和3营再次发动进攻。伤亡人数非常多。

  一名李姓营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多数士兵装备的是AK-47突击步枪、仿81步枪、手枪,最重型的武器就是RPG火箭筒。”《环球时报》记者在德昂民族解放军守卫的一处阵地,曾看到一名执行战备任务的士兵除了手榴弹、步枪和匕首外,腰里居然还挂着一个弹弓。这名士兵解释说:“别小看它,如果在山林近战,我这玩意不比狙击步枪差,而且没有声音!”德昂民族解放军的营长腊翁称:“它还能帮我们解决肉食问题。”德昂士兵可以用它射杀小鸟。

  除了面前摆的一盆炭火,清晰的逻辑思维,准确的记忆,以及有力的握手,很难让人相信眼前的“果敢王”已经84岁了。“这5年来,说我的版本实在太多了”,彭家声笑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有说我染病不行的,流亡泰国当寓公的,被缅甸政府招安养老的……可我现在不正坐在你跟前嘛!”

缅政府发布消息称,缅军再次扩充兵力后,于5月初再次发动进攻。5月11日占领了1637、1709高地。5月12日占领了1742高地。并收获果敢同盟军7具尸体和12支武器。5月14日占领了2202高地,并收获果敢同盟军24具尸体和90支武器。5月15日,又占领了2071高地。

  前段时间,在211旅部指挥所附近,《环球时报》记者参观了他们的武器屯集地。这是一个隐蔽在密林深处的简易仓库。李营长随手递给《环球时报》记者一支步枪,木质枪托上有白色的缅文。李营长称:“这些枪和子弹有的是从缅军那里缴获的,也有政府支持的民团通过特殊渠道卖给我们的。”211旅的杨旅长谈到武器装备时比较头疼:“我们最重型的家伙就是60迫击炮了。”

  彭家声似乎更愿意谈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爆发的一系列新战斗:“经过5年的卧薪尝胆,我们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现在又有了上千人马和刀枪,可以跟缅甸政府军对阵,直到收复果敢为止。”

但是果敢同盟军和崩龙族组织于5月16日回应说,他们的军队还在2202高地上,一些人表示,缅军占领的山地是他们已经放弃了的山地。双方各执一词。

  “就地取材”成了果敢同盟军解决后勤补给的主要方式。《环球时报》记者曾偶遇一个挑着鸡和菜在果敢山区中售卖的当地山民。果敢同盟军军官当即决定将其全部买下。“价钱跟你们云南南伞菜市场上没有什么两样。”这次购买的5只鸡分别给了五处阵地的官兵,该军官坦言:“战事激烈时,我们一整天只能啃干粮。”

  从11月19日缅军炮击克钦军校重燃缅北战事起,彭家声和他儿子、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彭德仁接连指挥属下武装与缅军交战。“深入敌后,展开运动游击战是我们军队最重要的战术”,彭家声一边熟练地在空白信纸上画出对阵双方的示意图,一边向《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说:“插入萨尔温江以西,也就是江西地区的部队已经吸引了缅甸政府军第11野战机动师、第77师和第88师等4个主力师的兵力,26架俄制无人侦察攻击机,一级战备的缅甸空军,以及果敢、勐波、勐古、南壮一带的民团。”彭德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众所周知,缅甸政府与缅北民地武和谈原计划12月21日至23日举行,可政府军却率先向克钦军校开炮,然后又派重兵进剿果敢及邻近地区的果敢军,这才是我们不得不出击的原因。”

但是如果缅军继续增加兵力和武力,不可能不占领2202高地,果敢同盟军即使打,也将像东山头一样最终要撤退。实际上,2202高地在果敢战事里,仅仅是一次战斗,战争还没有结束。

  在果敢土生土长的李营长并不担心缅军的封锁和即将到来的缅北雨季:“我们多数战士都是果敢山民,只要带上大米和盐,他们就能在山上任何地方生活十天半个月。”李营长进一步解释说:“山上有几十种可供食用的山野菜,比如说漫山遍野的白露花,用水焯焯再凉拌一下,那滋味是很美的。”在雨季到来后,野生菌更是美味。李营长表示:“我们对新兵培训的第一课就是如何就地生存,教他们采食山野菜,以及可以治病的中草药。”他随手捋起一片草叶说:“这种叫红军草的就可以给小的创伤止血!”

  从前线回来休整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何营长,于12月9日至13日在南壮地区击溃缅军两个营,击毙缅军215营营长及属下百余人,据称致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惊叹:“此役之惨烈即便在缅共时期也罕见。”何营长向《环球时报》记者详细讲述了南壮之战的内幕。

  1. 不相同的战斗目标

  夜战、近战、运动战和打伏击是同盟军惯用战术

  “我率两个不满员的连约40人准备机动时,有当地老乡前来报告:缅军上来了!我们赶紧抢占山谷两侧的有利地形,只比缅军快了一分钟!战斗于下午1时打响,持续到下午6时,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让缅军的迫击炮彻底失去作用,而政府军的空中力量又在地面近战中帮不上忙,所以只剩下我们点射他们的份。当我们最终撤出战场时,政府军方面只剩下一支枪还在响……我们清楚数到的政府军尸体就有60多具,还有一些人是死在林地里。所以,这一战就消灭了对方大约百人。”

实际上,在果敢战事里,缅军和果敢同盟军的战事目标是不同的。缅军旨在控制该地区。果敢同盟军旨在消灭缅军有生力量。因此,缅军每占领果敢同盟军的一个高地,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胜利。而果敢同盟军只要在缅军进攻的时候歼灭缅军的有生力量,则达到了目的。以此目的作战,放弃2202高地也没有什么。

  腊戍至果敢老街的公路是缅军2月24日宣布“完全控制”的战略目标。“打伏击是我们对付政府军车队的最常用战术”,果敢同盟军某旅作战处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缅军的后勤补给只能通过这条重要公路前送,而现在能够腾出的押运兵力不多,所以我们一方面断其粮草,一方面也补充我们自己。”“打伏击的另一大好处是,由于两军近距离交战,缅军的空中力量和重炮就发挥不了作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对方的火力优势。”果敢同盟军211旅杨旅长解释说:“我们另一个主要战术就是运动游击战,也就是利用我们对地形熟悉,以及山高林密的掩护,在运动中接近敌人消灭敌人,同时躲避对方的集中打击。”

  彭家声在解释运动游击战打法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所谓运动游击战,就是引诱缅军深入我们熟悉的地区,然后攻其不备。客观地说,我们现在的人员不及缅军,他们装备的130远程火炮能打30公里,外加随时可能赶来的空中力量,所以不可能跟缅军打阵地战。因此,我们在作战前期会派三五人小股骚扰对方,拖累他们,然后在地形有利时集中力量打击他们,具体就要求部队做到‘快进快出不打扫战场’,从而消除缅军火炮与空中力量的优势。”彭德仁坦承,果敢同盟军旅长以下几乎没有实战经验,普通士兵是20岁刚出头,所以,战术战法至关重要。

缅军主要试图控制清水河、老街、贡坚一带,以及周边的高地。果敢同盟军则力争在缅军控制区周边防守薄弱的地带立足,并对清水河、老街、贡坚形成威慑。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知道这句诗的李营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后半句改成‘我却用它寻找敌人’就是我们当下的战术。山里长大的孩子走夜路打夜战不需要照明,借着月光就能迅速攻击目标。”

  花5年时间“卧薪尝胆”

如此来说,清水河和老街之间的公路,及东山头老街北部的2202高地和贡坚之间的公路周边18英里范围内的高地,都需要政府军继续把守。对政府军来说,在延绵的战线上的众多高地设防,需要大量的兵力。而果敢同盟军则不需要多少兵力就可以威慑甚至重新夺回部分地区。因此,可以形容缅军已经陷入了战争的泥潭。

  “狙击手是我们最厉害的武器!”杨旅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25岁的罗姓青年是211旅的头号狙击手,在一年多的萨尔温江以西游击战斗中,先后击杀缅军多人。这名士兵说:“我们的狙击经验是在实战中摸索出来的。最初他们觉得我枪打得准,所以选我当苗子培训。后来我们有了俄制和美制的狙击枪,但却不像其他军队那样有教官进行系统训练,只能边打边交流经验。”这名狙击手说,在山地丛林战中,狙击手的作用巨大,“心理威慑不亚于炮弹或机枪,因为果敢丛林中,普通人的视线不超过500米,一旦锁定目标,对方很难逃脱。”不过,这名专事“杀人”的小青年说,“我很想跟中国同龄人一样,多学点文化和技术。”他的梦想是开一家彩钢板建筑公司。

  “最落魄的时候是2009年8·8事件后几天,我只带着两名警卫员跑到萨尔温江边,整支部队也就剩下几十个人,枪是没有了,后面的政府军紧追不舍,甚至派人到缅北其他民族特区压迫他们交人。”彭家声回顾5年前的情景时说:“后来(我)在泰国漂过一年,看病看了一年,最严重的时候连走路都不太方便。差点要了我的命的是胆结石,但我还是挺过来了,可能是老天爷看我还没有做完事吧,所以就让我缓过来了。”

实际上,众所周知,果敢同盟军使用的是毛泽东的战略思想。通过运动战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战争之初,对政府军进行了打击。然而之后,采用了死守高地的作战方法。如果只是对政府军的基地和主要地区进行骚扰的话,政府军无疑还会遭受更多的打击。实际上,双方采用的战略彼此基本都清楚。不清楚的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多少军队、将打多久等问题,然而这些问题恰恰是在战争中占取主动的首要因素。

  缅军守据点攻山头也很拼

  2009年8月7日,缅甸军方以果敢枪械修理厂制造毒品为由,派30名警察欲搜查该厂,遭到拒绝。8月8日,缅甸军政府向果敢调派军队,与时任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形成对峙,造成恐慌。果敢特区政府随后在政府网站上就“8·8”事件发表声明。后来,事态恶化,冲突升级。8月底,西方媒体报道说,果敢局势基本明朗,大部分地区被政府军占领。事态平静后,外界流传很多关于彭家声被俘或生死未卜的传言。不过,彭家声妻子在8月30日晚致电《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彭家声与其亲信仍处于“安全状态”。

  1. 果敢同盟军情况

  杨旅长谈及对手时表示:“政府军很擅长守据点。因为他们构筑阵地规范,加上有完善的重武器,所以想啃掉他们的据点是很艰难的。”

  彭家声坦言他“有点迷信,信神,也信佛”,比如说他跟其他果敢人一样相信“塞冧”。传说这是诸葛亮七擒孟获时留下的占卦卜卦仪式:“杀一只小猪,放入锅里煮,煮熟煮烂后把肉剥去剔净,看骨头,要用小猪左膀骨头。要请来‘掌塞人’,看卦问卜。”彭家声还说:“我在长青山还遇见过鬼,那是一天夜里,路上过来一帮‘人’,走近了却又不见了,接着又出现了,躲都躲不开!还有一次前去打政府军,途中一棵大缅花树的大树杈落下来挡在路上。于是有人说这是老缅挡道……”

一些人认为2202高地是果敢同盟军最后一个驻守的高地,其实不能如此考虑。2015年2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根据米雅通吴中将的说法,果敢地区的作战的彭家声军队,有2个旅1000余人。虽然根据同盟军说法,之后与德昂民族解放军与若开军混编的兵力达到3000余人。但是军事专家据其他消息渠道判断,果敢同盟军的军力估计只有2000余人。目前,即使根据政府军公布的果敢同盟军伤亡统计,也只有100余人阵亡,这并不足于伤及果敢同盟军的元气。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首页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5月14日占领了2202高地,平均海拔1400米的山岳高峰

关键词: